企業制度創新與法人治理結構完善
我國公司清算制度之探討
時間:2013-05-16來源:瀏覽次數:2525

公司清算是公司出現法定解散事由或者章程所規定的解散事由后,依法清理公司債權債務并向股東分配剩余財產,終結公司所有法律關系的行為。公司清算的價值正是為了防止股東的有限責任原則的濫用,平衡對公司債權人利益、公司股東利益和社會經濟秩序的保護。對于公司而言,清算是終止公司法人人格必經的法律程序。

  公司清算是公司出現法定解散事由或者章程所規定的解散事由后,依法清理公司債權債務并向股東分配剩余財產,終結公司所有法律關系的行為。法律賦予公司在經濟活動中的獨立人格,股東僅在其出資額范圍內對公司的對外債務承擔責任。這種有限責任制度降低了股東的投資風險,但對公司的債權人明顯不利,因為股東對于公司管理等內部事務,債權人無從得知,如果公司解散后股東“金蟬脫殼”,債權人囿于股東的有限責任,只能向徒具空殼的公司主張權利。為加以防止,法律規定公司終結時必須嚴格按照法定程序進行清算。

  一、我國公司清算制度缺陷的檢討

  清算制度應是股東承擔有限責任的前提。理想的模式是,公司解散后,公司的股東自行清理公司財產和債權債務,通知公司債權人,雙方達成還債安排,清償所有欠債。盡管我國公司法專門規定了清算組的組成、清算組職權職責、清算程序、違法清算的法律后果,但現實中,很多公司在自行解散后根本不進行清算,甚至拒絕清算,反而以公司人格作為擋箭牌,以承擔有限責任為借口來規避法律。

  (一)清算主體的確定在實際操作中之障礙

  公司解散隨之引發清算程序,首要問題就是清算人或清算機構的確定。這不僅事關由誰主持清算,更關系到不實清算或清算不能時由誰承擔不能清算的責任。我國公司法第一百九十一條規定了公司正常解散情形下普通清算的清算組成人員: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大會確定人選。因此,普通清算時,清算引發的責任應當由公司所組成的清算組承擔。公司法第一百九十二條規定了公司非正常解散時特別清算程序中負責組建清算組的機關及清算組成員的組成:“有關主管機關”負責“組織股東、有關機關及有關專業人員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筆者認為,該種情形下清算主體仍是股東,主管機關不過是在股東拒不履行清算義務時組織清算的召集者,而非清算的主體。實踐中,公司法第一百九十二條所列舉公司非正常解散之情形,債權人起訴后,法院一般均判令股東在一定時間內對公司財產進行強制清算,以清算后的財產對公司債務承擔清償責任。但實際上,許多股東早就躲債在外,下落不明,以致很多案件只得缺席判決。無法找到股東也就沒有清算主體,由主管機關組織代為清算實際上還是沒有解決清算主體所應承擔的清算引起的法律責任問題。法律對于清算主體規定的不清,混淆了清算的召集者和清算主體的界限,忽略了清算主體不履行清算義務時所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因此,在實踐中常常陷入困境。

  (二)清算執行效果不明顯

  實踐中,強制解散公司的判決生效后股東主動清算以及能全部執行完畢的案件幾乎沒有,部分執行的也僅限于對公司一些遺留財產進行了處理,絕大部分案件是以終止執行結案。債權人申請強制執行后,法院也曾委托有關部門對公司財產進行強制清算,但此類公司經營不規范,均不同程度地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有設立上的瑕疵,如提供虛假驗資報告、以虛假出資成立公司;有名為有限責任公司實為一人公司或合伙企業,股東資產與公司資產混同的;有“脫殼經營”成立所謂的關聯企業,股東業務與公司業務混同的;有股東在公司關門前大肆私分公司財產的,以虛假清算報告將公司注銷,逃避合同義務或其它法定義務的等等。判令這些公司“以清算后的財產清償債務”,實際上是把難題往執行程序上推,因為此類公司事實上無法清算。

  (三)違法清算行為的責任規范不完整

  對于清算中違法行為的處理,關系到清算程序能否順利進行。對清算義務人不依法進行清算,導致公司解散長期無人清算,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清算過程中,清算主體不按法律規定程序進行清算,或隱匿財產,對資產負債表或財產清單虛偽記載,在清償債務前分配公司財產;發現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時,不及時向法院申請破產等違法行為,現行公司法僅規定了追究有關責任人行政責任或刑事責任,而對民事責任未作任何規定。僅局限于管理層面而沒有考慮債權人利益保護的問題。而且,如果公司解散不作清算即直接追究出資者的民事責任,雖能夠有效督促公司或其出資者依法清算,但限于債的關系的相對性,有學者置疑其在理論上是否行得通。

  二、對公司債權人利益法律救濟的思考

  上述種種行為,意圖利用公司法人人格的法律特點,通過規避清算以達到逃脫法律責任的目的,侵害了債權人的合法權利,嚴重擾亂了正常的社會經濟秩序,導致社會信用危機。筆者就此對清算制度的補缺提出一些建議。

  (一)引入公司人格否認制度

  公司人格否認原則始創于美國法院的判例法,被稱作“揭開公司面紗”,是為應對以公司有限責任制度規避法律的行為而提出的。該原則的基本含義是:在特定法律關系中,當適用法人獨立人格和有限責任會帶來不公正、致公司債權人受損害時,法律不考慮公司的特性,直接追究公司法律特性所掩蓋的經濟實情,在司法程序中責令特定的公司股東直接承擔公司的義務和責任。大陸法系國家近幾十年來也開始重視解決有限責任制度在保護債權人方面的弊端,德國確立了所謂“直索”責任,日本則建立了法人人格否認理論。可見,公司人格否認理論已經成為兩大法系國家公司法律制度的的一項共識。

  法人人格否認制度是對法人制度必要的補充,其法理不是對公司人格獨立原則的否認而是嚴格恪守。我國在制度上并沒有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司法實踐中曾將公平原則、誠信原則和權利不得濫用原則等援用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基本法理依據。及至2002年12月,最高法院副院長李國光在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上講話時,提出了適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原則的指導規范意見。他指出:“公司債權人因公司股東存在濫用公司人格的失信行為導致公司不能履行或不能完全履行償債義務,而以公司股東為被告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在審理此類案件時,應根據具體情況確定股東責任,股東出資不足的,應在出資不足的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償還責任;其出資不足導致公司的注冊資本低于公司法規定的最低標準,使公司的法律人格未能合法產生的,應對公司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股東抽逃公司資產,導致公司履約能力不足的,應在抽逃公司資產的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股東資產與公司資產混同,股東業務與公司業務混同的,公司的人格即被股東所吸收而不再獨立,股東應對公司債務承擔無限連帶責任。”至此,我國司法界給予因公司法人人格被濫用而遭受損失的利益群體以救濟,確認了適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原則。這就使得我們對清算過程中的清算義務主體未依法清算時的民事責任,尤其是惡意解散行為,可以適用法人人格否認制度,直接追究有關責任主體的民事責任。

  (二)引入債權侵權行為理論

  李國光在上述的講話里還指出:“股東以虛假清算報告或謊稱已履行清算程序而將作為債務人的公司注銷的,債權人有權向股東主張賠償因此而產生的損失。”這對認定股東違反“禁止欺詐”的法律原則,引入第三人侵害債權行為理論以對債權人利益進行救濟提供了依據。第三人侵害債權行為是指債的當事人以外的第三人故意實施旨在侵害債權人的利益并造成債權實際損害的行為。我國法律雖未明文規定債權侵權行為,但確立債權侵權制度有足夠的立法根據。首先,我國民法通則第四條、合同法第六條關于誠實信用原則的規定,不僅是對民事、經濟活動參與者不進行任何欺詐行為的要求,更是補充立法不足的補充性、衡平性的一般條款。其次,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規定:“公民、法人由于過錯侵害國家的、集體的財產,侵害他人財產、人身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其中“財產”包括一切積極的、消極的財產。債權屬于預期的財產權利,自然也在其中。再次,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是侵害財產權的損害賠償責任,是債權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的直接立法根據。債權侵權理論就直接追究出資者的民事責任提供了依據,突破了債的相對性的局限。

依據我國法律的“先解散后清算”制度,公司解散必

英雄联盟竞猜官网